Sie sind hier: 邓伟志的大世界 > 家乡 > 谁是可信的人? > 
ChineseEnglishDeutsch
4.12.2021 : 17:08 : +0100

邓伟志的大世界

谁是可信的人?

                                 邓伟志

      近日,有个段子流传颇广:看了什么电影老婆不可信,看了什么电影兄弟不可信,看了电影《集结号》组织不可信,看了这场大雪老天爷不可信。

      依我看,《集结号》本身也有不可信的一面。

      我的10周岁生日是淮海战役中度过的。解放军叔叔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就是从他们的白菜肉丝汤里,捞呀捞的捞两片肉丝丢到我碗里。十岁,不可能对战役十分清楚。可是,有一点令我终生难忘。

      在杜聿明率领国民党的部队,从徐州向西南方向逃窜时,我正在位于徐州西南的濉溪。濉溪就是出口子酒的地方。这个濉溪,不仅因酒香而出名,也因战争而出名。报载:有一年,朱永嘉他们搞廿四史注释,把“濉溪”印成 “濉‘汉’”。毛泽东看后,把个“汉”字一圈,写了个眉批:“似为溪”。这个濉溪,主要是东西一条街。解放军为了赶在国民党部队前头,形成包围圈。一条十几米宽的街道上,有时有三个纵队齐头并进。国民党的部队骑着马,坐着汽车、坦克往向逃,解放军主要是靠两条腿往前赶,行军速度慢了能行吗?

      单是人与车比赛也就罢了。到了中午,国民党又派飞机轰炸解放军,企图阻止解放军前进。可他们炸来炸去,都炸不到解放军头上。有人说:“那飞行员是地下党。”也有人说:“那飞行员是不忍心炸那么好的解放军。”那解放军是真好。现在的口子酒厂是两家大型的现代化的酒厂。1948年的口子酒是沿街的许许多多的小作坊酿出来的。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酒香扑鼻。我作为儿童都懂得是酒香,解放军还闻不出酒香吗?按老百姓的心愿,在那么冷的天气里,真想让解放军停下脚步喝两口酒,暖暖身子骨。可解放军嗅若未嗅,没谁抿过一口酒。不仅不喝酒,连喝水也是走着喝的。好在我们是用瓢舀水给解放军喝的。他们在匆忙中把瓢还给我们时,万一掉在地上也不易甩坏。

      国民党的空军自然也不都是瞎子。到了下午,在濉溪西关,飞机一下子扫掉了解放军的一个机枪排。几十个尸体或横、或竖地躺在街上。濉溪的大街本来是青石板铺路,在我赶到扫射现场的时候,街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六十年来,这血染的一幕一直死死地钉在我的脑海里。至今每当我背诵“踏着烈士的足迹前进”这句名言时,就想起牺牲的机枪手们。

      机枪排的战士牺牲以后,后续的部队继续涌来。当他们走在血路上时,步伐有所减慢。这时敌人的飞机仍像苍蝇一样,嗡嗡地乱叫。一位军官见状立即跳到一家商店的石墩上,低声向后来的战士挥手:“前进!快速前进!”

      与此同时,设在濉溪的萧宿县政府民政科的干部含着悲痛,迅速赶来掩埋尸体,冲刷大街。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逐一辨认死者的姓名。也许是战士们早就作好牺牲自己的准备,绝大部分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他们的身份。个别的因为姓名被飞机扫射掉了,萧宿县政府的干部忘了吃饭,忘了睡觉,不怕疲劳,连续作战,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千方百计把烈士辨认出来。我还清楚地记得一位民政科的同志在辨认烈士时,自己成了烈士。谁是最可信的人?就是他们!

      有没有烈士没有被认出来的?有!有没有没牺牲的人反而被误认为牺牲的?也有。淮海战役烈士纪念碑上,就有几位活着的人,有的至今还健在呐!可见,像《集结号》里所描写的那种事,是有的,不过是罕有的,肯定不是革命战争的主导面。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