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d1c7b = new JSmenu(1,'JSmenud1c7bForm'); var eidd1c7b1=0;
Sie sind hier: 邓伟志的大世界 > 家乡 > 家住小山村 > 
ChineseEnglishDeutsch
4.12.2021 : 18:48 : +0100

邓伟志的大世界

家住小山村

                                邓伟志

      抗战胜利的欢呼声还没有落下,国民党就挑起内战。1946年秋末,家乡萧县突然从抗日根据地变成了蒋管区。往哪里逃呢?家乡不能呆,因为我家离县城近,国民党反动派管得紧。地下党要我们去外祖父家。在外祖父家,好处是外祖办过县师范,在当地有影响。再加上曾外祖以及外祖的弟弟们大多有钱有势,“大树底下好乘凉”,虽为不同的两党,但是亲戚近,多少可以照应。

      外祖的村庄叫纵瓦房。顾名思义,瓦房多。村庄大,瓦房多,也会招来驻军多。那时期,国民党的军队流动性很大,经常骚扰村民,如果被他们知道我们是“匪属”, 不仅自已惹祸,还给别人添麻烦。地下党的人真聪明,他们建议我们住到离外祖的纵瓦房只有一里路的小吴楼去,不与外祖一起,又离外祖很近。

      小吴楼因有一座小炮楼而得名。全村18户人家都性吴,全住茅草屋。没有地主,没有富人,家家都是农忙种田,农闲编白柳条筐。老百姓跟共产党感情很深。后来知道,住在那里还有个好处,离新建的豫皖苏区的三分区很近,只隔一道封锁线。

      在小吴楼住了不到两年,父亲让情报人员带过两次信。村里的人明白来的是什么人,但是都不说出口,只会这家送颗青莱,那家送梱韮菜,帮我们招待“亲戚”。记得有次情报人员来的时候,屋后的“表姥娘”,送了好几块鸡肉给我们。

      住在小村庄上,不仅政治上有安全感,而且还有一个好处:生病的少。头痛发热,睡上一觉,喝碗姜湯,就过去了。再不过去,村北头有个表舅,会念咒语,“吹鸡蛋”。把他吹过的鸡蛋吃了病就好,不好也得好。记得有年春夏之交闹瘟疫。周围好几个村庄死了很多人。我们站在门口能看见上午抬出一个死人,下午再抬出一个死人。记得当时有句话:“死得连抬死人的人都没了。”唯独我们那小村庄,没有一人得病。什么原因呢?有人说是“天老爷保祐”;有人说是“前世积德”;还有人说我有福相,托我们搬来住的福。我的“福相”之所以出名,是地下党为了利用富人结婚,让我押轿的机会转移,暗示算命先生说福相,算命先生才把我说得天花乱坠的。哪有什么福不福的?

      小吴楼怎能“出‘瘟疫’而不染”?现在想想,是两条:一是人穷客少。不仅客少,连流动小贩也不来,自然不会有什么“输入性病人”。二是村小招风。这风自然是起于穷巷的“庶人之雌风”,既没有“徜徉中庭”,也不会“跻于罗帷”,即便有点“堀堁扬尘”,可那尘也不带菌,因此,清风是最大最好的消毒机。

      真是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好处。今天,在城市布局上,能不能也来点城中有乡,大中有小呢?我在反思。

                                         2003.5.5.夜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