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邓伟志网页 > 专访 > 文人本色 赤子心 > 
ChineseEnglishDeutsch
29.9.2021 : 0:40 : +0200

邓伟志网页

文人本色 赤子心 ------上大学人邓伟志速写

                       胡申生

      邓伟志先生长相称得上是慈眉善目,而心如其面。虽为一介书生,然赤子心怀常跃然纸上。作为民主人士代表,他多参政议政机会,每有建言提案,不发空言,总是有关民瘼。我多次聆听他关于深入祖国西北贫瘠地区考察的介绍,每说道当地百姓生活之艰难,总不免语调唏嘘,目闪晶莹泪光,令听者动容。

      邓伟志勤于笔耕,著作等身。读大学时就因笔力雄健而被领导看中,抽调至党的高级机关从事理论研究。上一世纪70年代,我曾读到《天体的来龙去脉》和《人类的继往开来》两大美文,边读边击节惊叹,后得知俱为邓伟志主笔。从此,自己便成为其追慕者。邓伟志文风一向为世人称道,其理深,其文白,从不装腔作势吓唬人,长篇短制,俱中肯綮,相比时下一些佶屈聱牙之规范文章,诚高明也。

      从80年代以后,邓伟志先后以《家庭淡化问题》、《淡化当官心理》、《中国的学派为什么这么少》三篇论文,引起理论界广泛深入争论,这三文被学界称之为“邓氏三论”。其后,又以《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多样化问题》引起当时理论界讨论长达二年之久。也正因如此,他被誉为“中国思想界之男子汉”。近年来,他又以《和谐社会笔记》、《和谐文化导论》、《和谐社会散议》名动朝野。其中《和谐社会笔记》、《和谐社会散议》被列为上海中华读书活动推荐书目,《和谐文化导论》成畅销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曾邀请邓伟志专程到北京,为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全国政协研究室讲解对和谐社会的认识和体会, 他的一些建议和看法,多被中共中央宣传部送中央常委参阅。

      多年来,邓伟志以文化名人声动学林,国人多看簇拥在其身边的鲜花,多听充盈于其耳际的赞誉,但对其成功的原因并不十分明了。我有幸多次随其出国,令人不堪的长时间空中飞行,使我时时昏睡,但邓伟志却以过花甲之年,坚持在飞机上写作,他对时间的珍惜,堪与宋代欧阳修“马上、枕上、厕上”的“三上”读书法媲美。我曾多次于酣睡之时被邓伟志来电惊醒,其时为晨六时左右。他是为正在写的文稿在文史方面遇到费些踌躇的典故、僻词而垂询于我和内子,可见他已在电脑前写作多时了。其《人比雀儿累》一文记有晨起为文的甘苦。我每遇此事,从不因他扰我清梦而懊丧,相反,总把他的来电当着一次次棒喝:莫贪睡,该闻鸡起舞了!

      邓伟志桑梓之地是安徽肖县,为皖、豫、鲁、苏交界之处。这成就了邓伟志令许多人难以听懂的口音。毋庸讳言,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演说的鼓动力和感染力。 然而,我们切不可由此而认为邓伟志是敏于写而拙于言的口讷者。我曾在课堂上听过他的《家庭社会学》课程,在大小各种场合听过他的学术报告、时事演讲,其言犀利、明快、简洁、到位,充满机锋而不失幽默,使听者有“大旱之见云霓”般痛快。只是总有初识者为其口音所囿,难以完全领略他在讲坛上的智慧和风采,也确实减弱了他演说的力量。这也是无法为尊者讳的。惜乎!上天在赐他一支华笔的同时,何不再假其一张利嘴?然这也正显出天道荡荡,公正不偏,顾海内俊彦,能将说写二美集于一身者,几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