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63d56 = new JSmenu(1,'JSmenu63d56Form'); var eid63d561=0;
Sie sind hier: 杂文、杂谈、评论 > 人生观 > 从生日说到节日 > 
ChineseEnglishDeutsch
28.1.2022 : 6:02 : +0100

杂文、杂谈、评论

从生日说到节日

                             邓伟志

      是人都有生日。不是人的,有的也有生日。有生日就应该过生日。“与年同进”,亲朋好友共同庆贺一番没有什么不好。尤其是婴幼儿和老年人过生日,更能增添乐趣。可是,事情都有个“度”。超过了度,就会物极必反,变好事为坏事。

      在一些大中学生中,过生日成风。今天你生日,大家吃一顿;明天他生日,大家又要喝一趟,既荒疏了学业,又搞坏了身体。想想看,一个班级五十名学生,按概率算,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人过生日,这个花费要多少!学生的家长收入不会一般高,有的人能负担得起,有的人就承受不了。承受不了怎么办?“礼尚”还得“往来”,促使人打肿脸充胖子。“充”不下去了,就必然耍起歪门邪道……

      今天的生活比过去是提高了,但是并不是高得不得了,我们远没有达到“天天过生日”的水平。即使都富了,过生日也不能只是吃吃喝喝。酒肉朋友靠不住。为什么不可以用更雅一点的 方式过生日呢?比方说书一副对联写一首诗什么的,不是更富有人情味、更富有诗意吗?咱们所熟悉的李白的不少惊句是出自于他那一首又一首赠友人的诗歌。毛泽东的名言“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也是在庆贺一位老人生日时写出的吗?“人皆可以成尧舜”。吾人也不妨试试。物质过剩,精神匮乏,是今人过生日的一大弊端。看来,换一种方式过生日,提高过生日的含文量已是迫不及待的了。

      不是吗?中国共产党早在进城前举行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就作出了不许给领导人祝寿的规定。今天看来这个规定是有深远意义的。君不见现在有多少头儿们借生日以敛财。那财,实在是对生日的玷污。

      可是,有识之士则能让生日生辉。两年前,我就听说全国政协常委、香港越秀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尚立先生把子女为他庆贺80大寿的费用捐给了教育事业。具体情况不详。不料10月18日我到广州培正商学院参观学习时,竟然走近了“尚立楼”。在那里,培商的领导对我说:“00年9月是梁老80寿辰。他的子女要为他祝寿。梁老说‘不要祝了!把祝寿的钱拿来为学校建一幢教学楼吧!看!只一年多,一幢教学楼就落成了。”在尚立楼前,我想了很多:不仅是一个人的生日,就是一个学校、一个企业、一个组织的生日,也有个怎么过的问题。现在厂庆、校庆规模越来越大。即使债台高筑,他也要来个酒气冲天。还有,现在的节日名目繁多。有的省一年就办了五个荔子节。办就办吧!问题是很多节日有“节外生枝”的现象,多有蛀虫出入。再说,当今这么多节日,唯独没有个学习节。我清楚地记得,上个世纪40年代在抗日根据地五月五日为学习节。现在学习型社区、学习型城市喊得震天响,为什么就偏偏没有个一个学习节?怪了!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