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文化、科学社会学、知识社会学 > 媒体管理 > 建议媒体开展“四个率先”的大讨论 > 
ChineseEnglishDeutsch
1.12.2020 : 2:41 : +0100

文化、科学社会学、知识社会学

开足马力,重振雄风 ——建议媒体开展“四个率先”的大讨论

                            邓伟志

      几个月来,上海爆出一系列丢人的事。把发霉的东西拿到阳光下晒一晒,这本来是变坏事为好事,变压力为动力的转机。可是,从媒体的字里行间,从影视人物的面孔上,给我的印象是:近来有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有点萎,有点蔫!请允许我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有些文章从标题到内容,都比不上外地县级报的气势恢宏(我常读几种县级市的报)。尤其是元旦前后,有些媒体可说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有气无力”。这,也许有人说是难免的,可我认为是可免的,至少是不应该拖到2007年的。上海人有灵气,更应该大气,应该有磅礴的大气,应该有冲云霄的磅薄大气。重振雄风,媒体应该先行。响鼓也得重锤敲,媒体应该擂起战鼓。

      擂哪个鼓呢?我认为应当擂“四个率先”的战鼓。“四个率先”是党中央对上海提出的要求,是党中央对上海的信任,是上海应该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率先”做得如何,是关系到“十一五”、关系到全国2020年的一着棋。“龙头摆一摆,龙尾跟上来。”上海的“龙头”地位,不是自封的。“二月二,龙抬头。”上海人应当马上展开“如何实现党中央对上海提出的‘四个率先’”的大讨论,发动东西南北中的人献计献策。平面媒体上讨论“四个率先”,立体媒体上也讨论“四个率先”。报上天天挂“如何实现党中央对上海提出的‘四个率先’”通栏标题。字号用一号字。开张那天上头版头条,以后每天用一两个版面刊发讨论文章。每个区县局的第一把手都要写文章。单发文章还不够,因为文章容易由秀才代劳,此外,还必须上电台、电视上对话,来真的。领导干部与领导干部对讲,领导干部与群众对讲,群众与群众对讲,要讲得让没讲的人坐不住,要讲得人们心里热乎乎,要把气鼓得足足的。当然,更多的是要让人民群众发言,要让各种不同的声音出现,包括对各级领导言论的评论。要相信群众的聪明才智。只有把群众的智慧发挥出来,才能打掉“领导高明论”,才能意识到官不是那么好当的。上个世纪50年代初安徽治淮时,一个中学教师在省报《读者来信》版发了一篇几百字的文章,批评治淮忽视了疏导。省委书记曾希圣立即亲自动笔写回信,并约这位中学教师面谈。曾希圣写好以后,觉得这应当是政府管的事,便改用省长黄岩名字发表。后来这中学教师成长为省科学院所长、副院长。上海类似这位中学教师的大有人在。通过对“如何实现党中央对上海提出的‘四个率先’”的大讨论,上海会脱颖而出一大批人才。

      讨论是搏弈。讨论的过程就是利益需求的表达过程,更是利益协调的过程。只有在讨论中才能分清哪一种意见代表多数人的利益,哪一种意见代表少数人的利益。有比较才有鉴别。代表不代表多数不是自己说了算,是多数人说了算。利益不可能在不同阶层中平均分配,但是,能够大体做到各得其所。各得其所就是各得其利,就是耕者有其田,工者有其车间。需要田的你给他水泥车间,他如何去耕;需要车间的你给他田,他又如何去车洗刨磨。在讨论中凸显出各有所好,然后才能使其各得其所;能做到各得其所,也才能变利益为力量,才能充分调动全体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对哪些利益增加不多的阶层来说,也只有在讨论中才能使其明白利益增加不多的缘由,即使一时不能“心悦”,但也可以在讨论中达到“诚服”。

      讨论出目标(这里指阶段性目标,大目标就是“四个率先”),讨论出举措,讨论也是宣传。有些人重视定下来以后的宣传,殊不知决定之前的讨论是最好的宣传, 是胜过事后宣传的宣传。讨论是把目标交给群众,是把措施交给群众,是把群众提出的目标和举措还给群众,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群众提出的目标和举措群众岂有不兑现之理?

      讨论一阵以后,便有条件集思广义,归纳出几条,归纳出叫得响、记得住、做得到的几条。有了讨论时的“繁”,才有形成文件时的“简”。人们常责怪“繁文缛节”。“繁文”之所以“繁”,概出于讨论时的“简”。没讨论清楚就形成决议案,生怕人家这也不知道,那也不晓得,不得不面面俱到,结果反而叫人不得要领。 讨论中面面俱到了,深入人心了,在形成文字时就可以择其要者而写之,做到“择其大者可以兼其小”(欧阳修语),并且能“以少胜多”了。再,归纳时,有时不妨注明这一条是由哪位师傅、哪位专家首先提出来的。列宁在全俄苏维埃报告时,公开说明他这段话是根据什么小册子写出来的。毛泽东在讲他的《工作方法六十 条》时,也指明这一条是由哪个省首先提出的,再一条是哪个省首先提出的。这样做,一是尊重群众智慧,尊重“知识产权”,二是可以诱发、激发出更新的“金点子”。以后在检查进度时,也不必老是讲“张首长”如何讲的,“李领导”怎样说的,不要用领导压群众。用领导的话压群众,表面上是尊重领导,实则是自己甩手走路,让领导挑担,说重了,是离间领导与群众的关系,是引火烧领导。用群众的语言启发群众,群众容易接受。

      “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腐败是腐败,廉洁是廉洁,腐败与廉洁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不能把搞腐败的与行廉洁的“一锅煮”。自共和国成立以后,上海就不再是哪一个人的天下。上海人从来不把安危、兴衰系于某一个人身上。上海是上海人民的天下。上海的命运掌握在上海人民手里。上海的路在上海人的脚下。“四个率先”是旗帜。中央已经把旗帜授予了上海。上海人一定要通过“如何实现党中央对上海提出的‘四个率先’”的大讨论,更高地举起大旗,昂首阔步,走在时代的最前列!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