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9e8f0 = new JSmenu(1,'JSmenu9e8f0Form'); var eid9e8f01=0;
Sie sind hier: 散文、诗歌、特写 > 人物 > 邓伟志的同党 > 《文以载道——金性尧先生纪念集》前言 > 
ChineseEnglishDeutsch
28.11.2020 : 8:37 : +0100

散文、诗歌、特写

深切缅怀金性尧先生

                                                   邓伟志

      今年7月15日,是原民进上海古籍出版社支部主任、一代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金性尧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值此之际,金先生的家乡——浙江省舟山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征编了这本《文以载道——金性尧先生纪念集》,这对于我国的文化学术界以及新闻出版界来说,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而对于千千万万热爱金先生的读者来说,更是功德无量。我有幸为本书撰写前言,深感光荣且责任重大。

      金先生是一位学者型的编辑、作家,也真正是一位纯粹的读书人。我与他缔交数十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我俩都在出版系统工作,从事的也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编辑职业。其间,我们还一起参加过民进组织的活动,有民进上海市委会组织的学习时事形势讨论会,也有民进基层组织的外出参观考察活动。记得有一次,大约是参观考察南浔小莲庄的时候,我和金先生肩并肩坐在一条石凳上,交谈颇欢,因金先生耳背严重,我俩放大声量,路人每为驻足。金先生有新著问世,常会签字后寄我或命其女儿送我;而拙著付梓,也不忘奉送给金先生哂正。我俩的文字因缘一直持续到前几年金先生病重。如今,金先生送我的著作我都珍藏在书柜里,回想 起与金先生的这段交情,真是弥足珍贵。

      我素仰金先生大名,他当青年时代,即已学富五车,著作等身,尤其令我敬重的是,他到了老年高龄时期,依旧潜心著述,孜孜,一丝不苟,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珍贵的精神财富,也为后辈做学问树立了榜样。金先生为人谦和,在与人交往中尤其显露出他的率直磊落。金先生的人品文品,诚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大家风范,令人萦怀。

      综观金先生的一生,大致可分为两个创作高峰期。其一,青年时代,以“文载道”笔名风行上海滩,以主编《鲁迅风》杂志为代表,配合中共地下党做了许多有益于革命的工作,其中很多事情,长期以来金先生生前自己并未提起过,这次沈鹏年先生在本书中通过当时人的亲笔书信和回忆,首次披露了许多珍贵的历史事实;其二,晚年退休以后,以金性尧名字再次风靡海内外,以三本唐、宋、明诗三百首注释为代表、十余本文史随笔集为基垫,将唐、宋、明诗研究推向高峰,在学术界独树一帜。在去世的前一年,上海市出版工作者协会授予金先生“资深出版人”荣誉纪念牌,以资勉励。
   
      金先生爱书、编书、写书的一生,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珍贵的著作和文字,包括已结集出版和尚未结集的文章,应该说,这是一笔值得重视的文学遗产,殷切期待有关部门和有志研究者尽早将整理总结的事摆上议事日程。相信本书的出版,能为有志研究整理金先生遗文的人们提供极有价值的资料。

                     (本文为《文以载道——金性尧先生纪念集》前言)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