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文化、科学社会学、知识社会学 > 知识社会学 > 学风 > 做学问要靠“四气” > 
ChineseEnglishDeutsch
31.10.2020 : 8:43 : +0100

文化、科学社会学、知识社会学

做学问要靠“三气”加“一气”的“四气”

                               邓伟志

做学问不是靠运气。靠什么?

一要接地气。接地气就是要知民、为民。学术研究不是孤芳自赏,而是为了推进社会前进;不能搞空中楼阁,而是要脚踏实地地攀登科学高峰。接地气是由学术研究的目的和使命决定的。民是社会的主人,是历史的火车头。人民群众的实践既是理论的源泉,又是理论的高评委。课题费不管是从哪个渠道下来的都是人民群众给的。学者对人民群众千万不能外气。人民群众的力量永远是强大的,有时看起来不怎么强大,那不是因为在客观上被扭曲,就是因为看的人主观上有眼疾,或近视,或斜视。别说是社会科学,就是自然科学也有个社会需要的问题。都知道蒸汽机是瓦特发明的,这无疑是正确的。殊不知,在瓦特之前千年,就有人注意到蒸汽的力量,可是,那时不需要它作动力。办事只需举手之劳就能解决,何必再劳蒸汽的大驾!只是到了纺织机的出现,大生产需要大动力,蒸汽机才被应用并推广开来。社会需要是“无字书”。感受了、理解了社会需要才有学术研究的动力。恩格斯说得很明确:“社会的需要胜过十所大学。”我们身在大学里的人,一定要两眼紧盯着“社会的需要”。众人拾柴火焰高。学者要有力,就应当靠人民群众给力。学术研究、学术成果要有影响力,那就少不了向社会需要借力。当然,“社会的需要”并非“捡到篮子里就菜”,必须经过一番“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苦工夫。提倡接地气并不是主张俗气。因为,只有那些从地气上提炼出来的、又能够指导地气的气贯长虹的理论文章和书籍才能让人读起来回肠荡气。  

二要有书卷气。学人就是读书人。书,是前人和旁人从实践中抽象出来的理论成品和半成品。“道成于学而藏于书” ﹙汉·王符《潜夫论》﹚。“知书”尔后“达理”。历史告诉我们:今天的学人只有超过前人才是有出息的学人。而要超过前人首先要了解前人,学习前人。巨人的肩膀不是那么容易站上去的。巨人的肩膀是用书垒起来的。“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 ﹙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采得百花酿得蜜”,“百川学海而至于海” ﹙汉·杨雄《法言》﹚,读书破万卷才能写出一卷。因此,有书卷气的人写出来的文章才有可能是旁征博引,妙趣横生,撒得开,收得拢,也才能让读者看得进,记得住,学得到。说来说去就是干巴巴的那几句老话、套话,是知识贫乏的表现,是不读书的人干的活。“词穷”甚至也可能是因为“理屈”的缘故。老话、套话是废话,是当今讲究生态文明的人最讨厌的汽车排放出的废气。读书,要读今人的书,也要读古人的书,要读国人的书,也要读洋人的书。几十年前,读不到洋人的书是个遗憾,今天言必称哈佛,不读国人的书,也是一大缺陷。书卷气不同于浅薄的匠气,不同于迂腐的书生气,不同于倔头倔脑的“老子天下第一”。书卷气是有所创新的才气、灵气。知识越渊博,越能知道学渊有多深,学海有多大,越能懂得对同道、不同道者要宽容。知道百家争鸣历史的人最能体会百家争鸣的可贵,了解气象万千的人最懂得百花齐放的美丽。

三要有学术勇气。抓不到真理则罢,抓住了真理一走要勇于坚持真理,这是做学人的起码的品格。学术不是学舌。学人不能没有风骨。稍微读过中外思想史的都知道,发现真理往往是“推陈出新”,是对老道理、老观念的颠覆。“推陈”,“陈”要出来阻挡。颠覆必有反颠覆。批判难免出现“对批判的批判”。这就要求真理的发现者能够以气势磅礴、气壮山河的气魄去扬新的,弃旧的。在有人吹冷气时,千万不要低声下气,当然也不用恶声恶气。乱整学阀是不对的,但是学阀确实是有的。借用权势来壮学势的人也不是罕见的。在遇到高压的时候,无论如何要记住马克思的名言:“真理是燧石,越打越放出火花”,还要记住马克思的另一句名言:“只有不畏险阻的人才能攀登上科学高峰”。手中有真理的学者一定要以学者应有的锐气、骨气、浩然之气来战胜冷气、官气,不趋炎附势,不搞逃跑主义。当然,有勇还要有谋。智者更要会斗智,要学会掌握好廿四个节气。大气不神气,士气不斗气,骨气不生气,锐气不骄气,豪气不牛气。掌握节气不是古人瞧不起的那种“曲学”,不是曲解真理、委屈真理的曲学。不牛气是要换来学术的“牛市”。真理迟早要战胜谬误,终将战胜谬误。

       四是要待人和气:学者对人,对任何人都和气,尊重别人的人格,口气不要有秽气。学者在意的是你的理论是不是让人服气,其它的皆为等而下之。因此,学者在生活上不要摆阔气,物质利益上要有点傻气,对专业外的问题也要有点憨气,遇到冲突要能有点忍气,无论如何要少一点火气。这些似乎同学术没直接关系,但是和气会换来顺气、瑞气和义气。在你泄气时会有人给你打气,憋气时会有人来透气,闷气时会有人来通气,生气时会有人帮你消气,受夹板气时会有人带来喜气,垂头丧气时有人引导你扬眉吐气。一句话,待人和气会换来做学问的时间、氛围和好心情。有了好心情下笔如有神,一气呵成,高产优质。平常待人和气是为在学术上争得面红耳赤创造前提。对老板来讲,是和气生财;对文人来讲,是和气生“文”。不用说,宜学、宜人的学术生态环境仅仅是靠学者单方面的和气是不够的,少不了全社会的和谐,少不了全社的“和而不同”与“不同而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