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杂文、杂谈、评论 > 教育观 > 为了文化传承 > 
ChineseEnglishDeutsch
31.10.2020 : 12:05 : +0100

杂文、杂谈、评论

为了文化传承

 

                         邓伟志

我是老上大学生的后代。我父亲是1925年进上大社会学系,26年初又从上大进了毛泽东的农讲所。我是新上大教师队伍的第一代。我乐意调来上大同我与老上大有这份情有关。我与老上大有浓厚的情结、情感、情愫。五十多年来,我坚持每年两次朝陕西北路老上大旧址鞠躬、静默。早在陕西北路挂上大旧址牌子之前二十年,我已经在朝那里鞠躬、静默;上大旧址牌子挂上又拿下来以后的这十多年,我仍然会去鞠躬、静默。

可是,我对老上大只有感性认识,缺乏理性认识,只有局部的一知半解,缺乏全面的整体了解。感谢“上大的司马迁”胡申生教授和“女司马迁”姜俊俊,黾勉从事,一力承当,筚路蓝缕,摩顶放踵,自费到台湾查阅校正史料,与上大多位教授—起,合力编出了这两大本《上海大学1922----1927》,感谢上大出版社里的邹韬奋夙夜匪懈,寸阴是竞,猛着先鞭,在上大92周年时,让我们高兴地捧读上大的光辉历史。下面我汇报一下我的读后感。

    要把上大的开放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上大的教学是开放式的。他们不但邀请不同学术观点的学者来授课,而且还请不同政治观点的政治家来授课,切磋琢磨,共同探讨。这在任何时候都会被认为难能可贵。

要把上大人的爱国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在“五卅”运动中上大人被英国巡捕逮捕的比例最高。因此,当时有个说法叫做:“北有五四的北大,南有五卅的上大”。1945年毛泽东还赞扬过老校长于右任在抗日战争中发出的“大王问我,几时收复山河”的呐喊,为神来之笔。今天,“爱国”二字在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是大写的,我们不忘“五卅”。

要把上大人追求自由民主、正确对待自由民主的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邓小平称赞瞿秋白是“最讲民主的领导人”。瞿秋白、杨之华、沈剑龙联合登报启事的做法,至今传为美谈,他们对待自由的态度值得效法。自由出大思路。有人说中国现在缺战略学者。自由度、宽容度与大思路成正比。加大自由度、宽容度,战略学者就会接踵而来,纷至沓来,包括死去的人他们的理念上死去活来。

要把上大人的合作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老上大的诞生是合作的成果;老上大被查封是对合作的背叛。合作是力量,是加速度。只顾自己,不管别人,是负能量。老校长一贯主张“合则两益,离则两损”。中国人,不论是务工务农的,还是经商、治学的都须要强调合作。自由不是自由散慢。越是自由越要强调集群效应,越要强调合作。

要把上大人唤起民众的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研究成果不是空中楼阁,不能老王卖瓜,要接地气,要送到民众手中。我父亲在上大时,学校还组织他们到工人夜校教课,帮助工人组织工会。实践是理论源泉,民众是最公正的高评委。

为了文化传承,我在这里提个建议,在上大党委领导下,筹备老上大亲属联谊会,像当年老上大里星罗棋布的社团那样,在社团里沟通,交流,在交流中交融。“武有黄埔,文有上大。”其实,有些人既是黄埔,又是上大。上大人才济济,文武双全,建议联谊会继续编写老上大续集。最后,容许我摹仿老校长的《望大陆》,表达我的愿望:立足上大之上兮,望我老上大。老上大能见兮,永不能忘。立足上大之上兮,望我老上大。老上大能见兮,仰仗亲属联谊会兴旺。天苍苍,水茫茫,上大名气天下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