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400b7 = new JSmenu(1,'JSmenu400b7Form'); var eid400b71=0;
Sie sind hier: 散文、诗歌、特写 > 人物 > 党史人物 > 陈潭秋与“七大” > 
ChineseEnglishDeutsch
31.10.2020 : 9:02 : +0100

散文、诗歌、特写

陈潭秋与“七大”

                          邓伟志

我与陈潭秋非亲非故,但是我怀念陈潭秋。

我没有见过陈潭秋,但是我怀念陈潭秋。

我不是研究陈潭秋的专家,但是在烈士日以后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深深地怀念陈潭秋。因为近二十来年在各类换届选举中颳起了一阵又一阵不正之风,促使我愈来愈怀念在选举史上出奇迹的陈潭秋。

陈潭秋没有参加中共“七大”,却被“七大”选为中央委员。一般说不到会,会影响得票率,可是陈潭秋却是得票比较多的一位,于是他的当选立即成为“七大”的亮点。

“七大”闭幕以后半年,1945年底人们才知道陈潭秋早在“七大”选举前两年的1943年,已经在新疆被反动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不言而喻,热血洒边疆的陈潭秋在选举的过程中不可能像现在有些人那样,为了当选去做各种小动作。陈潭秋离开人世,陈潭秋的崇高精神永在。党内“五老”之一的谢觉哉在惊悉陈潭秋早已牺牲后,立即赋诗赞颂陈潭秋:“友星边塞陨,愤泪忽横滋。”把烈士选为中央委员这不仅在中共党史上,而且在世界政治思想史上都是一大奇迹。奇迹也有不奇的一面。这有力地说明中共中央丝毫不因为中断联系多年而失去对有功之臣的信任。不仅如此,“七大”还把两位在狱中的党员选为中委。这是在战争年代共产党政治自信的表现。这才是共产党的本色。

对比之下,当今社会上出现的贿选和小官员为了向上爬,去贿赂大官员的行径,真是同陈潭秋他们先烈有天壤之别。在选场上胡作非为的人,很难想像他们在当选后会很好地为选民服务。现在有些不法商人把代表、委员当广告牌;有些官员把官位当作为寻租的资本;还有些已经蜕化的官员,把出来亮相当作遮羞布。2014年春天,“你懂得的”那个人在敏感到有人在审查他时,不就是削尖脑袋在无锡、在北京“出镜”吗?可是这又怎能挽救他们那可鄙的下场呢?陈潭秋若是在地下有知会怎样看他们的后来人呢?我们决不能让陈潭秋的鲜血白流!

选举是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在选举上留下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