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散文、诗歌、特写 > 人物 > 名人 > 以郑孝胥为戒 > 
ChineseEnglishDeutsch
31.10.2020 : 12:10 : +0100

散文、诗歌、特写

以郑孝胥为戒

邓伟志

上世纪80年代,我与郑孝胥的侄女是同事,她曾是北大的高材生。她存有郑孝胥的金石,但在观点上丝毫不赞成郑孝胥的作为。90年代,我又与郑孝胥的同僚陈宝琛的三位后人是同事,是朋友。我与他们分别议论过郑孝胥。大家认为,郑孝胥远不如陈宝琛。不安于做文人,追求当大官,是郑孝胥沦为汉奷的起点。从郑孝胥由文人蜕变为汉奷的过程中可以看出,卖国是痛苦的,再怎么想卖出个好价钱也是办不到的。出卖国土必然伴随着出卖灵魂。文人应当有文人的气节,趋炎附势不会有好下场。人啊!应当是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侵略者最怕的是站着死的人,侵略者最会耍弄的是“跪着生”的人。想“跪着生”的人,侵略者一定是叫他跪着死,趴着死。

    汉奷既是侵略者的马前卒,也是侵略者的实际指挥官。侵略者之所以有时候能打败中国人大半靠的是汉奷。在8年抗日战争中,如果汉奷少一半,绝对用不了8年,说不定8个月就能把打起仗来不知去向的日本鬼子赶走。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文人应以郑孝胥为戒。学得了那么好的一手汉字,何必为侵略者去写什么歌!中国的山是歌,水是歌,亟待文人录成歌。即使有的地方是穷山恶水,那也有待文人去改天换地,写成改天换地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