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 sind hier: 社会学、人类学 > 社会学 > 社会组织 > 社会治理上的突破 > 
ChineseEnglishDeutsch
30.10.2020 : 2:40 : +0100

社会学、人类学

社会治理上的突破

 

 

邓伟志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社会治理,意义重大。一个社会的和谐度大小,文明度高低,关键在一个字上。被我们世世代代称颂的太平盛世,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无不是出来的。字里大有学问。

   要把社会治理好,很重要的一点是依靠谁。三中全会有个惊天动地、扭转乾坤的新理念。那就是在讲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 制度之后,紧接着加了一个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四大制度并提,前所未有。把群众自治提高到制度层面,非同小可。这也可以认为是冲破了一个老禁区。有 了基层群众自治,就意味春蚕已经咬破了蚕茧,快要跑出来了。我们一直讲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实际上宣传多于组织。有序就是有组织。真要相信群众就 要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组织起来力量大,力量会呈几何级数增长。

    近年,我国的社会组织直线上升,可是横向比较,我国人均的社会组织还有发展的空间。为了创新社会治理,就要按照三中全会精神,放手壮大社会组织,激发社 会组织活力。当前,需要讨论的关键问题是:建立社会组织还要不要再找省部级、司局级来主办,或者说来做挂靠单位?何时能变审批制登记制? 再就是,已经成立的社会组织如何遵照三中全会中所提出的跳出条条框框限制的要求,迅速去行政化?政、社要不要分开?还有,非营利的社会组织如何去营利化?自治不是自流。因此,还有一个如何把社会组织办成政府的伙伴?如何起到政府起不到、也不应该起的作用?

    改革进入深水区是看不见石头,摸不到石头的。这就要深化理论研究,以新理念为向导。既要稳中求进,也要进中求稳。坚持人与社会的互本论,从而把创新社会治理落到实处,转化为璀璨的、活生生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