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59dea = new JSmenu(1,'JSmenu59deaForm'); var eid59dea1=0;
Sie sind hier: 社会学、人类学 > 社会学 > 在上海市社会学学会八届会上的讲话 > 
ChineseEnglishDeutsch
17.1.2021 : 6:39 : +0100

社会学、人类学

老了还要为百姓呐喊 ——2010年11月28日在上海市社会学学会第八届会员代丧大会上的讲话

                                             邓伟志

      八届理事会(上海市社会学学会)胜利地诞生了,可喜可贺!新班子的诞生是应该载入社会学史册的大喜事。

      新班子年富力强。说“年富”,是他们来日方长,而我则来日苦短。说“力强”,是他们不仅有工力,而且有笔力,不仅有魅力,而且有巨大的合力,更有对工作的不遗余力。我相信:在李友梅会长的带领下,有一批新秀的加入一定会给社会学吹进和煦的新风,带来一片新绿,使得上海的社会学界焕然一新,耳目一新。

      在八届的班子诞生以后,我就从会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了。有些老人不服老,精神可嘉,可我认为不服老是不尊重自然规律。服老则是按规律办事。我服老!时间的剃头刀早已把我满头的秀发剃得精光了,还不老吗?岁月的铧犁早已在我的额上耘出了一道又一道深沟,还能不服老吗?老了就该退。退,我早就该退了。退,对社会 学是大好事,对我个人也是一大幸事。退,是轻松,是冷却、冷静。冷静出客观,冷静有助于逻辑推理。在中国还要加一条,退下来就会有理论勇气和学术胆量。

      退下来以后,八届理事会聘我为名誉会长。我为之抱愧。我做得很少很少,大家给我的名誉太多太多。我这名誉是属于大家的,是属于上一届理事会的,是属于潘大渭、王莉娟几位秘书长的,是属于常务副会长卢汉龙研究员的。长期以来,副会长、秘书长几位帮我挑重担,帮我排忧解难,帮我弥补疏漏。没有卢会长他们的支持和引领,我这个会长是当不下去的。我这名誉是我的前面两位老会长曹漫之、石祝山传给我的。我是从他们手中接的棒。在坐的大多数人没见过第一任会长。我们的第一任会长是硬骨头,是有风骨的大文人。前两任会长有资格当名誉会长,我,没这个资格。

      朋友们!我今年七十有二了。同在坐的“70后”一样,我也是“70后”。 此时此刻会场内外正在响起“社会建设”的集结号。人人都在枕戈待旦,准备出征。号声通知我:社会需要我!人民需要我!马克思说我觉悟不高,不要我;孔德嫌我没学好,不要我。一息尚存,奋斗不止。我跑不动了,可是在听到进军号以后,我也要老骥奋蹄,啸啸长鸣。我已是风烛残年,可是残烛也应该给人以热量和光明。我要写!我要继续没日没夜地写,为社会而写,为老百姓而写,为困难人群呐喊,呐喊,再呐喊。

      朋友们!我的讲话该结束了,可我不想说再见。朋友们!老朋友、新朋友们!我真的不想说再见。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