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JSmenu61da2 = new JSmenu(1,'JSmenu61da2Form'); var eid61da21=0;
Sie sind hier: 散文、诗歌、特写 > 人物 > 邓伟志的同党 > 在庆贺雷洁琼同志105岁会上的发言  > 
ChineseEnglishDeutsch
28.11.2020 : 8:14 : +0100

散文、诗歌、特写

高 山 仰 之 ——在庆贺雷洁琼同志105岁会上的发言

                                          邓伟志

      有一年,民进中央召开在京常委会,通知我去。我下飞机后,机关把我安排在方砖胡同的四楼住下。在两位中央专职副主席同我打好招呼,说明会议的内容之后,机关的一位中层干部来到我房间,说:“最近雷老有些压力,希望你在常委会上能够支持雷老。”这一位中层干部没走,已有另一个中层干部在我房间门口走来走去。 待这位中层干部离开我房间以后,另一位中层干部进来,对我说:“最近雷老有些压力,希望你在常委会上能够支持雷老。最好你这个外地人能第一个发言。”在这位中层干部离开我房间以后,第三位中层干部进来,又对我说:“最近雷老有些压力,有一两个人可能对雷老发难。希望你在常委会上能够支持雷老。最好你这个外地人能第一个发言。”第三位走后,又来了第四位、第五位……

      五位走后,下班时间到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静静地、反复地琢磨五位讲话的内涵和分量。深夜,翻来复去回忆雷老的经历。雷老在下关惨案中,遭冒充“难民”的特务毒打。周恩来、邓颖超去看望她。是邓颖超帮雷老脱下身上的血衣,换上邓颖超送给她的新衣。在西柏坡毛泽东同她夫妇彻夜长谈,共商国是。她忠心耿耿地追随共产党。她与共产党从无二心。我作为后来者,应该支持她,一定要支持她,一定要支持她到底。

      我还回忆起我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见雷老的情景。那时我还没加入民进。第一次是1980年随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姜椿芳去雷老家里,讨论社会学卷的事。姜老进到客厅后就坐在面朝阳台的纱发上。雷老对姜老说:“你眼晴不好,坐在背光的椅子上吧!”说着就搀着姜老换座位。姜老青光眼是“文革”期间,蹲秦城监狱蹲出来的。他们两位老人自“文革”开始以来,彼此没见过面。雷老怎么会知道姜老患青光眼?知道了又怎么会放在心上的?雷老关心姜老的这一细节,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对这样一位关心人的老人的工作怎么能不支持呢?

      第二次见雷老又是随姜老去的,这次是请雷老出任社会学卷主编。雷老建议由另一位任主编。可是,另一位不喜欢我们编社会学卷必须依靠的一大批中年人,不愿出任主编。雷老知道这里的复杂情况后,欣然同意当主编,从而解决了我们大百科的一大难题。——雷老如此支持过我们,我今天怎么能不支持雷老呢?

      第三次见雷老是在武汉社会学年会上。她在开幕式的报告中,讲了社会学与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列的关系。大家听了都很佩服。——我想,对这样一位懂马列的老人,怎能与党不一致呢?我怎么能不支持她呢?

      翌日,民进在京常委开会了,主持人讲话后,我第一个发言。我在讲了一些事例后,提高了嗓门说:“在雷洁琼同志带领下,民进中央在大政方针上是与中国共产党保持一致的。”在京的常委也都持有同样的看法。大家的担心就这样过去了。从五位中层干部对我的指点,从在京常委和两位中央专职副主席的发言中,我深感雷老深得人心,享有崇高威望。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雷老的威望是不可动摇的,是永远的,永远……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www.dengweizhi.com